藝文專區

斯金納箱-陳逸堅個展

  • fb  
    1. 場次1:
    2. 日期:2016-03-04 ~ 2016-05-01
    3. 時間:週二 至 週日 10:00 至 17:00 (16:30停止入館)
    4. 地址:台北市關渡美術館(臺北市北投區學園路一號)
  • 存入行事曆


  • 《斯金納箱》(Skinner box)之展題,借用研究動物制約行為所設計的「斯金納箱」,該理論出自心理學家斯金納 B. F. Skinner,他認為人的自由意志其實為幻象,人類的行為是一連串通過強化學習的制約結果,這種透過「賞罰機制」來對行為的操控,不啻為資本主義社會運作的縮影,也著實反映美術館既展示又收藏的回饋機制。

    斯金納箱與美術館的類比,在此當然只是藝術家借題發揮,藝術家也絕非與世隔絕的白老鼠,複雜的藝術行為與創作心智,更不能以制約行為一以概之;然而,美術館在藝術消費體系所扮演之權威與支配的角色,讓藝術家愛恨交雜,既要破除其權威,又要與之合流以面對消費群眾。美術館是否成為消費體系針對藝術的精巧設計?當藝術家前仆後繼,以求新求變為訴求/幌子,爭相填補美術館空間之時,藝術家滿足的究竟是美術館搜奇獵豔的胃口,還是自身的內在創造動力?當藝術消費體系與藝術機構的共謀,凌駕創造力的驅動本質,藝術行為是否流於對當代藝術形式空洞的模擬/複製?當藝術家以美術館的「白立方」為創作內容時,機構本體是否成為制約創作的超大斯金納箱?

    此展《斯金納箱》將直接於館內現地創作。這裡所謂的「創作」,將只是一連串沒有起點和終點的佈展過程,藝術物件在展期中不斷的重組、擴充和更新;而此展所謂的「作品」,只在觀眾凝視的當下成立。藝術家選擇以「物件」填充美術館的理由,在於物件是人類慾望的外在投射與返照。我們製造物件,也被物件形塑,過度消費是人對物移情作用的極致,也普遍存在於當今的藝術活動。面臨藝術被大量製造,與其說藝術家在體現藝術的價值,不如說他們在尋找可供消費的辨識形式――在美術館的斯金納箱中誤打誤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