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2016 關渡雙年展-打怪

  • fb  
    1. 場次1:
    2. 日期:2016-09-30 ~ 2016-12-11
    3. 時間:平日開館時間:週二 至 週日 10:00 至 17:00 (16:30停止入館)
    4. 地址:台北市關渡美術館(臺北市北投區學園路一號)
  • 存入行事曆


  • 關渡雙年展在今年將以「打怪」為主題,邀請臺灣、中國、韓國、印尼、澳洲、日本、馬來西亞、越南、新加坡共10位藝術家與10位策展人進行合作,以衝突、創造、變革、突圍、冒險等各種路徑,共同創造亞洲當代文明的新神話。

    在電玩的世界中,「打怪」一詞意為攻擊、殲滅遊戲中的反派怪物,透過「打怪」,玩家得以累積分數,並順利升級及闖關。雖然說「破關」及「升級」是電玩遊戲中的成就感來源,但是電玩遊戲的核心是以「打怪」這個動作所構成,而玩家的快感和遊戲性,亦是建立在「打怪」的經驗之上。在日常的流行用語中,亦常用「打怪」來表達克服現實工作環境中所經歷的「難關」,也因此,「打怪」成了遊走在現實與虛擬經驗之間的用語。「打怪」把遊戲現實化、同時亦把現實遊戲化。

    在現實世界之中,我們是否也有可能不自覺移植「打怪」的模式和身體感,在社會結構及思想層次上闖關突圍?藝術作為一種極富遊戲性的敘述方法,藝術家是否是以「打怪」的模式及感知,來介入社會、政治、歷史及文化的脈絡之中。如果藝術家需要執行「打怪」的實踐,則這隻「怪獸」又是何物呢?

    而當藝術家以具備英雄主義色彩的象徵符號出現在現代化的進程中,我們是否也過度期待藝術家會為我們宰殺怪獸呢?我們究竟是要對抗藝術史、對抗新自由主義、對抗殖民史觀還是對抗當代藝術中的階層系統呢?還是說,最難以征服的體制困局、以及思想怪獸,正是源於我們自身呢?如果英雄和怪獸其實是當代文明的孿生體,那我們又該如何「打怪」呢?

    即將滿十周年的關渡雙年展以策展為核心主軸,從2008年第一屆將「夢」作為主題開始、第二屆「記憶的總和」、第三屆「藝想世界」、第四屆的「識別系統」到第五屆的「打怪」,我們以10+10(十位藝術家與十位策展人聯手演繹)的合作模式,建立起屬於關渡美術館自身特有的主體性以及藝術話語權。隨著關渡雙年展的開幕,關渡美術館也於9月30日舉辦「亞洲當代藝術論壇」,提供亞洲藝術家、策展人、評論家、各地藝術社群及藝術愛好者,一個良好的對話交流平台。希冀能藉此匯聚亞洲當代藝術動能,展現出屬於大學美術館的活動能量與學術代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