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自己的神話,來自土地 ─ 『三缺一劇團』● 戲癮

  • fb  
  • 採訪│ 陳儷云 /  張羽慈     2016-09-12

     

    三缺一劇團,忠實創作自己的劇

     

     

    『三缺一劇團』在2003年由魏雋展和同班同學一起成立,當時因為需要演員,所以開始在輔大校園中貼簡單的告示,賀湘儀就是在這個時候加入劇團。雋展談起劇團成立起源:『在學校的時候,我就開始參與劇場工作,以前在劇場做編劇時,就是得聽從上級的要求,哪裡需要灑狗血啊,哪裡需要怎麼樣,我覺得很沒意思,所以就想做一個劇團,做自己想要的劇,然後沒有人告訴我得怎麼做。所以找了同學一起參與。剛開始討論是他們要來幫我完成一齣戲呢,還是我們各做一齣戲,最後覺得各做一個比較有趣。所以在最剛開始就定調了『三缺一劇團』就是可以創作自己的劇,每個人都可以創作。

     

    土地計畫首部曲─還魂記,探討濁水溪流域獨有的溪王習俗,隨工業用水需求河流的變化

     

     

     

    土地計畫首部曲 ─ 『蚵仔夜行軍』 + 『還魂記』

     

     

    土地計畫首部曲,是一個面向相當完整的系列劇,由魏雋展導演的『蚵仔夜行軍』以及賀湘儀導演的『還魂記』組成。以台灣農業命脈『濁水溪』的中下游,發生的兩個故事為主軸。透過說有趣的故事,激發觀眾多方思考環境議題。

     

    『蚵仔夜行軍』將蚵仔擬人化,透過各個蚵仔族群的衝突與爭辯,看見生態危機。

     

     

    濁水溪出海口的蚵仔權力結構

     

     

    『蚵仔夜行軍』的起源來自雋展每年和哥們一起環島的路上,經過彰化王功漁港,當地的漁民告訴他們要吃蚵仔得趁現在,不然國光石化蓋起來之後,就沒有機會吃了。因為這個事件,讓雋展開始查資料,做更多田野調查,直到『蚵仔夜行軍』在2014年演出的時候,國光石化已決定移到馬來西亞,劇中描寫的王功漁港蚵仔終究能倖存。而參與演出的演員中,恰好有來自馬來西亞的僑生,對於國光石化轉往馬來西亞影響當地的龍蝦棲息地,仍深切感受到環境保護的急迫性。

     

    2016年再度演出與2014年首演內容,已經有非常多的不同。主因不僅僅是『國光石化』的威脅雖然解除,而『六輕』在雲林所造成的環保問題開始受到關注,台灣中部養殖、農業所心繫的水源問題,在台灣社會重視工業發展之下日漸嚴重。『蚵仔夜行軍』將蚵仔擬人化,產生許多族群,可以發聲,產生爭辯。從蚵仔們的肢體與聲音表情中,看到一個有趣的故事情節,同時從情節、對白當中認識我們的生活環境,同時也想要問一問『群眾運動』的本質是什麼?在眾聲喧嘩中,人們該如何決定事情?

     

    『蚵仔』導演魏雋展,從實地考察到編導成劇本,同時參與演出。

     

     

    演出成員實際踏訪蚵田,看見工業與農漁業的衝突景象,也更能刻畫出角色的深度。

     

     

     

    進化的蚵仔關係,更加細膩

     

     

    2014首演時沒有放入的元素,都會在2016年演出時探討得更加細膩,蚵仔的族群也分裂得更加複雜,權力位階當中分為不同的樣態,對抗權力位階的族群也有不同的觀點。這樣的編排也意味著整齣戲,在同一個事件中,呈現更多不一樣的聲音,描繪更多群眾樣貌。雋展談到今年排練的狀況:『很多時候不是想好就一定演得出來,大部分是因為發生了某件事,才能讓整齣戲往某個方向去,逐步走到理想的狀態。如果我們硬是在某個時間點,勉強完成排演,都會是概念壓過實際上一切血肉。因此在排練場上,需要讓身體去察覺、並且熟悉演出的身體姿態,表演的語氣,甚至重新去找藏在表演中的音樂性是什麼。因此我覺得這次的演出,是經過沉澱過後,留了很多時間長出整齣劇的血肉,演出也會產生更多層次。』

     

     

     

    濁水溪中上游的神性 ─ 溪王

     

    『還魂記』其實是借用雲林台西『朱秀華借屍還魂』的鄉野傳說。最初賀湘儀和演員們在讀書會的過程中,發現了這個故事,接著讀到吳音寧所寫的『江湖在哪裡』,加上當時溪州莿仔碑圳的護水運動,讓湘儀將這幾個元素相互結合的念頭,組織出整齣戲的故事性。進入田野調查之後,湘儀和演出團隊發現濁水溪一帶的『溪王』傳統,由於莿仔碑圳引濁水溪溪水,過去濁水溪相當兇猛,因此農民有祭拜溪王的習俗,保佑水象平安。但隨著水圳的建成,到後來蓋水壩、攔河堰,濁水溪完全被『控制』住,溪王的保佑也不再重要,因此這個祭拜習俗逐漸消失。『還魂記』以探討溪王傳統消逝原由為整齣戲的主軸,加以借屍還魂的故事性,以及護水運動的衝擊性,讓整齣劇更有層次與血肉。

     

    賀湘儀從對『朱秀華借屍還魂』的故事引起興趣,到挖掘出以佚失的溪王習俗,進而完成『還魂記』。

     

     

    從一開始的讀書會、實地走訪、排戲呈現,直到正式演出,『還魂記』總共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完成,演出的演員投入相當多精神在這齣戲的創作上面。湘儀說到:『我們是很強調演員的劇團,演出需要演員一直丟東西出來,導演擔任剪裁、提出問題的角色,演員經過思考後,用肢體、聲音表情將劇情組織起來。對我來說『三缺一劇團』最珍貴的是創造自己的語言,這些語言是經年累月的,團員們一起完成演出的裝置、做偶戲、做了動物肢體的轉化…等等,這些共同參與的事件,已經一件一件長在身體裡面,因此我們擁有許多共同的語言,也讓排戲與演出更加容易,更有默契。』

     

    『還魂記』演出團隊,實際走進彰化的鄉間,看見溪洲無水的困境。

     

     

     

    一條黑布,一塊白紙,串連一條溪的中下游

     

     

    土地計畫首部曲的兩齣戲劇,都運用的重要的物件來象徵戲中的『水』。在『還魂記』中探討的是濁水溪中游的溪王習俗,因此採用一塊黑色的布象徵河流,並且與代表溪王臉孔的面具相連,這條黑布同時也代表溪王的身體。『蚵仔夜行軍』發生在濁水溪的出海口,以一大塊白紙象徵海洋,代表不同聲音不同族群的蚵仔就生活在這一片海洋當中,當這塊布蜷曲時,又像是蚵殼一樣,保護著群居的蚵仔。這一黑一白的大型物件,在兩齣戲像是一番對照,讓觀眾聯想土地上的水、動物、人們正在發生的衝突以及他們現狀。故事從中游演到下游,事實上也是因為下游工業發展的需求,才促使上游蓋了水壩來控制供水,進而影響濁水溪流經的各個地區,產生許多爭議、衝突,整條河的命運牽一髮動全身。這些社會事件雖並非戲的主軸,但卻更加強戲劇的故事性。湘儀談到:『兩齣戲都盡量談化議題,2014年執行土地計畫時,我們曾到許多學校,高中、國中,讓年輕學子認為這是一個好看的故事,不一定非得造成什麼影響,但也許有機會能在某些人心中撥下一些種子。

     

    黑布象徵濁水溪,以及溪王流經整個嘉南平原的身體。

     

     

    白布象徵大海,同時也是孕育蚵仔的蚵殼,與黑色的濁水溪相呼應。

     

     

    自己的神話,來自土地

     

     

    『2014年第一次演完之後,突然出現非常多的評論。其中一個評論提到,土地計畫企圖在挖掘一個自己的神話。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基本的事情,每個人都可以做,做了以後就擁有某種力量的事情,彷彿找到那塊土地,可以踏實站在上面的感覺。就像太極說的,找到丹田,才能發出聲音一樣。』雋展談起首演後所獲得的口碑與反饋。從2014年到2016年,戲中的角色又做了相當多的調整,讓這些人物存在的理由更加鮮明,也讓他們存在的基礎更加穩固,彷彿像是雋展所說的一樣,找到自己與土地的連結,找到自己的神話,於是更能看見自己的樣貌,踏實的發聲。

     

    ----- 延伸閱讀 ------

     

    土地計畫首部曲 買票去

     

    三缺一劇團 官方網站

     

    2016 關渡藝術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