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窺探日本的地方振興和都市想像 - 大河劇 X 地方振興 (上)

  • fb  
  • 撰文 / 鄭萬羽 


    隨著日本於2020年申辦奧運,開始大量整備公共設施、選手村乃至東京都的交通及都市機能環境整備等課題,開始陸續浮上檯面,當中也伴隨著安倍晉三首相所打出新經濟的三支箭策略, 為擺脫日本從2000年後長達15年的通貨緊縮困境,為重振國內經濟,提出安倍經濟學的三箭計畫,推動寬鬆貨幣政策、擴大財政支出,以及結構性經濟改革與成長策略三大政策,此所謂「安倍三箭」。

     

    若以更淺白的方式來說明安倍寬鬆貨幣政策這支箭的說法 ,主要以中央透過貨幣的量化寬鬆,抬高預期通膨率,來降低實質利率,同時可以刺激民間投資與消費。講更簡單點,大規模的量化寬鬆將日圓貶值,有利出口,帶動經濟成長。

     

    在近年日圓貶值的狀況下,除了刺激台灣對日貿易進口的大量需求同時,往日本觀光消費的誘因也有大幅提升及刺激,敝人在大學時期2006年第一次自助前往東京見學,當時對日元的匯率記得在0.34上下,意即是我這個窮學生籌足10000元台幣時,所能兌換將近31000元日幣,然而在2012年第三度再訪日本到關西兵庫、大阪見學時匯率甚至來到0.39,等同10000元台幣所兌換到的日圓僅剩26000元上下,想當然爾,若受限觀光地區、預算所需或前往見學的地緣性限制與交通課題,除了將考量放在交通便利的東京、大阪、京都、福岡幾個主要的核心城市,其他的都府縣地區所能被觀光收入支益振興活化的可能性,將微乎其微,甚至間接地導致各地區毀壞都市的產生。

     

    那日圓貶值了,如何帶動地區的經濟呢?美腿襪?水波爐?NA96負離子吹風機?很抱歉,上述都不是我們要討論的策略,若有需求,可另外開一篇討論日本購物文化的討論,至於重點就是我們接下來要談的日本放送局(NHK)電視台與各地區的行銷戰略的整合,透過什麼工具呢?很簡單,答案是戲劇。

     

    戲劇有什麼好被討論跟組織行銷的?

     

    HK大河劇於1963年開播,已有55年的歷史,累積了屬於大河劇特有的文化與演繹殊榮,對演員能入圍大河劇演出,是對演技與專業程度的最高肯定,因NHK是衛星放送電視台,全國都能收視得到
    (圖片來源:日本NHK大河劇50年 http://www9.nhk.or.jp/taiga/)

     

    大河劇,日本放送局(NHK)於1963年起每年會製作一年度一檔的戲劇,播放時間為周日晚七點(現今地上波BS台跟衛星台播送時間不同,前後差一個小時),每集加上劇末介紹主角及當中人物的因緣聚會之地與古蹟,時間約為2分鐘,一集全長為44分鐘,一年製作50集左右。然而大河劇取材都來自於日本歷史,但並非一般正史上的歷史劇,「大河」這個概念來自像大河流長淵源般,觀眾你我與這些歷史人物其實也正處於這條名為歷史的大河之中,因為在時間軸及空間軸向的定義來說,我們終將是歷史的一部分,所以大河劇是以人的經歷來反映歷史環境,因此,大河劇就是講主角的人生故事並以此反映歷史發展的劇集,因為戲劇需求一定會出現一些虛構情節,但這些情節必須符合影片所處時代的歷史環境。除了必須要有串起時代背景的主人公之外,大河劇還必須有嚴謹的歷史考證,真實地還原當時歷史原貌、建築、衣著、方言、儀態指導、藝能指導、茶道、戰爭殺陣指導等。為了做到這一點,NHK一般會聘請各方面的專家顧問,例如2014年的《軍師官兵衛》的時代考證就是由歷史學者小和田哲男擔當,考證精細、內容等同一部日本歷史教科書。

     

    再者,日本地方自治體(各縣市政府)皆與NHK有地方振興的籌備請願,來讓NHK高層判斷決定每年所選定的主人公,透過選定主角後,進行出生故鄉乃至主角在歷史上因緣之地,結合地方的振興組織進行籌備行銷之整合,無論從交通、飲食、文化、主題路線規劃乃至相關的歷史古蹟資產空間,由下而上總體動員投入相當大的能量。


    於去年末參訪九州熊本城,在旁邊的加藤神社就有熊本市民向NHK發起的大河劇主人公出演聯署請願,以透過整年度的行銷推廣振興熊本市(圖片來源:筆者自行攝影,九州熊本市熊本城加藤神社)



    好了,談了這麼多,振興活化的策略究竟如何產生,重點是透過歷史風貌的組織戰略,影像傳播是媒介、是手段,所以NHK在2003年《利家與松》啟用了當時不少的偶像明星,例如反町隆史的織田信長,唐澤壽明的前田利家、松島菜菜子演的阿松,透過凝聚新的年輕族群收視人口,深化認知對於歷史脈絡的了解與喜愛,然而在2005年找了傑尼斯的小鮮肉瀧澤秀明來飾演平安時代末期的悲劇英雄 戰神源義經,因日本人的傳統史觀也是尊源貶平,也連帶成功締造了許多不同世代族群的支持。
     

    然而與源氏和平氏最初淵源之地在京都,同時在京都也創造了不少深度旅遊主題,以及增加不少一探義經循跡的歷史旅客,當旅遊的主題目標被深度化之後,背後所引動的價值會變成是一個新型文化系統的誕生。

     

    當文化與歷史所引動的目標成立時,振興地區及觀光收入的可能性將被打開,無須再透過很無厘頭或天馬行空的方式產出地方振興的工具,例如玻O鞋教堂、南投縣OO景觀平台等諸如此類的,當共識與文化認同匯集到一定的能量程度,從地方到街區就會產生由下而上的組織行動,一起不分你我的投入執行這件事。這個就是屬於地方專屬價值的策略誕生。

    前年拜訪京都時,三條河原至四條河原附近幾乎是會讓歷史迷驚呼連連的地方、
    從殺生關白豐臣秀次一族之墓乃至幕末新選組一戰成名的池田屋事件的池田屋,皆在附近


     

    京都自日本平安京時期以來,是政治中樞的運作行政區,若是有政爭的發生,更在歷史上添加更不少的腥風血雨,京都從三條河原乃至六條河原,在古代皆為斬首戰敗犯跟政治犯的刑場 (圖片來源:筆者自行攝影,京都市三條河源)

     

    ---

    延伸閱讀
    窺探日本的地方振興和都市想像 - 大河劇 X 地方振興 (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