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窺探日本的地方振興和都市想像 - 大河劇 X 地方振興 (下)

  • fb  
  • 撰文 / 鄭萬羽

    京都、四國地區起死回生的大逆轉

     

    2010年的龍馬傳,NHK原定找了兩位男明星來選定為主角坂本龍馬的演員,最後NHK高層矚意選定了福山雅治這位帥大叔出演坂本龍馬,原因為何呢?因為福山雅治是九州長崎市出身的,大家會想說跟長崎這地方到底有舍關係呢?坂本龍馬在成為脫藩後的維新志士,為新國家誕生而奔走時,運用了在神戶海軍學校所學的蒸汽動力船技術,在長崎開設了第一間近似現代的公司組織,名為龜山社中,檯面上在幫長州與薩摩藩運送物流米糧,但私下進行革命事業所需的軍備調度即將日本國內的雄藩合而為一的任務,所以從龍馬出身的高知縣到投入革命事業的長崎、最後壯志未酬的京都,皆有很大的觀光影響力。坂本龍馬能在日本成為家喻戶曉的國民英雄,不僅是走在時代前端的形象,更大影響是司馬遼太郎先生在1963年所寫的龍馬來了,一舉將龍馬這位英雄捧上了世界,甚至在後世的戲劇作品中,皆留下不少著墨發揮的空間,例如村上紀香的仁醫,也被翻拍成日劇,強化了歷史行銷的推廣。

    (圖片來源:網路, NHK大河劇 龍馬傳 官方網頁)
     

    龍馬生日跟被暗殺都是11月15日,非常巧合 (圖片來源:網路,坂本龍馬之冥誕 龍馬祭之推廣)
     

    當時去京都一個人半夜跑去龍馬被暗殺的三條河源,然後再徒步走回飯店,但在歷史行銷的組織上,歷史景點散步路線的串聯,就是一個刺激觀光及文化推廣很明確的主體性,引發人投入的誘因,動機與價值充分的話,每年都會有人心甘情願地買單來體驗。體驗的是龍馬當時走過的路、以及為國家奔走壯志未酬的心情。現今暗殺舊址以前是間便利超商,過幾年再度去拜訪已變成一間壽司店,但每天店家仍有為坂本龍馬先生供上鮮花,祈求冥福。

     

     

    歷史文化指認強到連坂本龍馬的太太 阿龍,年輕獨身時候在京都的居住舊址都被立碑確認 (圖片來源:筆者自行攝影,京都市四條河源 坂本龍馬之妻阿龍  獨身時代居所遺址)



    長崎風頭山上的龜山社中,從市區搭地面電車到登山大約一小時,要練喔,不然會很糗 (圖片來源:筆者自行攝影,長崎市風頭山,坂本龍馬創立龜山社中)

    長崎的龜山社中,裡頭保有當時龍馬與海援隊員生活過的軌跡及珍貴史料,修復完成時間也於2009年完成,讓2010年的龍馬傳在長崎龜山社中劇情部分的取景順利完成,並將世界所有的龍馬迷都帶至這邊,產生非常大地域能量,當中的資料館顧館的媽媽都非常熱情,因為龍馬而與世界各地的龍馬迷結下四海一家皆朋友的緣分。

    包含地方的商圈及振興組織皆會將今年度的主角價值發揮到最高,引動產業效益 (圖片來源:筆者自行攝影,京都靈山歷史館,坂本龍馬紀念明信片)

     

    2014年的《軍師官兵衛》,最大的突破是將地鐵、特急電車、九州新幹線(JR PASS)做全盤的交通系統整合,等於一卡在手,官兵衛的所有歷史古蹟及路線任你看夠夠,當然也選定了V6的岡田准一出演,這部大概是敝人繼龍馬傳後第二喜歡的大河劇,岡田有把黑田官兵衛一生獻策為人作嫁,到幫老闆豐臣秀吉取得天下後,漸漸被老闆所忌憚疏離的大起大落,乃至一路被老闆追趕至絕境的感覺詮釋得非常不錯,尤其在決定天下的關原之戰時燃起取天下非難事,決定從九州舉兵揮軍而上黑化的官兵衛,詮釋得非常棒。

     

    (圖片來源:網路, 日本九州JR電車與NHK大河劇 軍師官兵衛合作宣傳企劃)

     

    京都、大阪與九州地區當時於2014年聯合行銷黑田官兵衛,因官兵衛幫豐臣秀吉獻策打下天下,因京都當時也為政治中樞地區,作為參謀的官兵衛在大阪跟京都為工作而密集往返兩地,故留下許多關於官兵衛的形跡與文化資產 (圖片來源:筆者自行攝影,京都高台寺,NHK大河劇 軍師官兵衛海報)

     

    帶動的效益與經濟

     

    根據2015年《一般財團法人 東北地域總和研究所》針對從2004年至2014年播送大河劇,對於主角的故鄉所引動的地方經濟收益效果,2010年龍馬傳創下高知縣開播年收入535億日圓,為歷年來的地方振興冠軍,當中除了透過影視手段的傳播,最重要是地方乃至地區社群及街區文化組織的策略推廣、歷史空間風貌的維持,週邊商品的技術投入與創意發想,背後需要無數的共識凝聚與認同,才得以將自身的家鄉地區藉由影像媒介推上亞洲及全世界,讓全世界的人幫忙在行銷,就像現在在打這篇的笨蛋一樣(笑)。日本大河劇開播至今,用了50多年換經驗,但我們卻時常陷入因政治立場與民族性的問題,花大把時間拼命質疑歷史人物與英雄的正確性,英雄與生俱來也存在著陰面和陽面,更有徬徨迷失的時候,知歷史可知興衰,能做的事就是客觀的攤開並還原歷史,無論是透過戲劇或是文獻史料,更凝聚人民對於腳下這片土地的喜愛與榮耀,這個高度的歷史社會價值認同,正是台灣目前最需要的事情。當有天外國朋友突然問你霧峰林家跟板橋林家有什麼差別,我們都能侃侃而談的時候,這個社會國家的模樣更會不一樣。
     

     

     

    當我們看著木村拓哉被吳宇森導著吃小籠包跟芒果冰(本人搖頭貌)、然後旁邊放著槍戰固有的鴿子分鏡,會覺得都已經在2016世界設計之都了,怎麼某些人的腦袋都還沒有設計之都,會覺得這個可愛的島上應該很有更多可以被挖掘,更被該凝視的精采地方,無論透過街區、回到人與人間的信任、組織成立進行推廣,闡述挖掘更具高度和深度的社會文化價值,是我們身處這個時代中,最需要被努力付諸實踐的,其實面對任何事不怕慢,只怕我們都站在原地而已。

    ---

    延伸閱讀
    窺探日本的地方振興和都市想像 - 大河劇 X 地方振興 (上)

    窺探日本的地方振興和都市想像 - 大河劇 X 地方振興 (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