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馬拉松X攝事38.5度

  • fb  
  • 漸涼的十月,我獨自一人前往了日本參加大阪馬拉松。回想一年前,我是一個連跑三公里都會癱坐在地上的人,然而這次竟然跑了四十二公里。人雖回來台灣,但耳朵仍瀰留著當時比賽大阪居民從不間斷的加油聲,它左右著腎上腺素的起伏,從跑步至今,我始終認為這項運動,是一種與自己相處的修煉。

     

    二十公里處,我的大小腿開始抽筋,但當時心裡只有完賽一個念頭,別無其他。我開始快步走著,正午時刻,前方跑者的影子明顯而堅定的緩緩前進,步伐的聲音沉重地入耳,沒有停歇。每個人都是這麼孤獨走在自己要突破、面對的道路上,像是人生的縮影卻又不這麼相同。我所謂的不同是,這條路上沒有捷徑,只能踏實地往前,或是棄賽。

     

    跑馬拉松的目的為何?跟我們為什麼生在這個世界、要留下什麼一樣,沒有標準答案。曾有人說:「如果你想跑步,跑個一英哩就好;如果你想體驗不同的人生,那就跑場馬拉松吧」。或許哪天你也開始跑了,你看世界的角度,也會如同攝影般,有不同的見解與啟發吧?

     

     

    延伸閱讀

    正在觀光
    吉爾吉斯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