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生命是不斷向前的迴旋|簡詩如專訪 ● 岩繪藝事

  • fb  
  • 2016.1.20 專訪|張羽岑

     

    畫出四季與生命的姿態

            簡詩如始終企圖捕捉人類心理、思想的流動,像按下快門一般地,紀錄為一連串波動的片刻,呈現生命是不斷向前的迴圈。

      

          像在作品<夢的迴旋曲>中,同芙蓉花一日顏色三變,隨著陽光照射由白轉紅;不斷反覆萌芽、盛開、枯萎的過程;四季不斷變化卻始終有依循的脈絡。是對宇宙、時間、生命的迴旋,做出規律性一種現象描繪。而把這些迴圈展開後,可以看到流動的各種狀態;<如夢幽境>一作的水紋和向上延伸的曲線,跑出了沈靜、流動、暗潮、漩濄等等的各種面貌,或許可以解讀成時代變動帶來的躁動與不安。

     

           談到帶入花卉等符號的轉換背後原因時,「引用植物的象徵則是因為其外型狀態較為接近我對於人類心理的一種想像。有的張狂、有的內斂、有的清麗脫俗、也有的茂盛雄偉。先不論不同物種的差別,就單一品種而言也會呈現不同的生命姿態,而我最感到興趣的是植物本身可以同時存在不同的表徵,像是綻放與萎靡之共存等等。對我來說,相對於機器複製年代的一致感,張顯生命的獨特性,更能看見多種存在的可能性,十分有趣!」詩如說著。

    上下圖為白與紅的芙蓉花

     

     

    力求使用膠彩材料的正確性

           由於對日本的繪畫系統想有近一步瞭解,去年年底去了為期一個多月的日本藝遊探訪,除了進行膠彩畫的材料研究和蒐集之外,也比較了日本當地重要的代表性展覽諸如:日展、院展、創畫展。雖然說膠彩畫可以呈現很豐富的繪畫技法,但創作者力求使用膠彩材料的正確性,依照順序繪畫先是上水性顏料再者到礦物顏料的堆砌,而不使用媒材混搭。製圖過程中,詩如也是講求儘量避免容易產生的劣化問題:像是在材料的選用會選擇較為穩固的基底材、相對安定的顏料作畫。將藝術作品可能隨著時間所產生問題減少到最低。這也跟她接觸東方媒材的保存修復密不可分。

     

    理性與感性的切面:抽象與具象

              目前詩如的作品在視覺的設定上是建構在半抽象,也就是介於寫實和抽象之間,除了是藝術家的美感喜好之外:礦物顏料讓觀者透過不同顆粒粗細的重疊,去窺看見其中蘊涵的底層色彩。之外,她也試圖找到彼此可以相融與分離之部份,展現理性與感性的各個切面。 去年在潁川畫廊<生之慾>的展覽中,新作品中加入了更多符號的隱喻及具象的部份,讓感受的輪廓更為清晰;在畫法上也從彩墨流動及暈染轉變到礦物顏料疊色,利用礦物顏料顆粒的層層堆疊一方面作出花卉的質感與量感;一方面持續進行的流動和暈染技法,也會模糊之間的邊界。從繪畫的語彙來講,則是一種展現情緒累積的方式。透過反覆的堆疊將情緒沈澱,慢慢型塑成最終理想的模樣。未來在創作注重的方向,仍是把抽象與具象逐漸收斂臻至平衡,以及置入更多東方文化核心的思考。

     

     

    --------------------------------------------延伸閱讀-------------------------------------------

    關於記憶的質量如何流轉|黃至正 ● 岩絵藝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