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島嶼隱身

  • fb  
    1. 場次1:
    2. 日期:2017-02-18 ~ 2017-04-09
    3. 時間:每週二至週日(Tue-Sun),10:00-18:00
    4. 地址:新北市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市長安西路39號)
    5. 價格:$50
  • 存入行事曆


  • 花東縱谷的小鎮玉里,舊名「璞石閣」,意為「風塵之巷」或「灰塵世界」,據說原住民深居山林,忘形打獵之際,不知不覺走出森林邊緣,望見一座小鎮,其間風塵飛揚,景像荒疏,異於山林,因而得名。仲夏初秋之際,秀姑巒溪總是一片風沙滾滾,偶爾還捲起小龍捲風。那個無聊的年代,下午坐在半山腰上,望著無人出沒的小鎮,只有載甘蔗的黑火車,無聲無息的冒著白煙從山腳下緩緩駛過。縱谷大塊的雲朵,山形色彩的變化,都輕如它們自己的影子。

     

    島嶼東部的開發比西部晚兩百年,一般人印象中,這裡是原住民群居的蠻荒之地,狂野的太平洋帶來無情的颱風,活耀的菲律賓板塊帶來恐慌的地震。這裡的人「如四季花草榮枯由他」般的活著,不知不覺。如果說殖民時期帶來自卑,威權時期帶來平庸,被遺忘的島嶼邊緣,就更加莫名的卑微,過者反智的生活。確實,島嶼的邊緣,遙遠的化外之地,注定被孤立、被遺忘,但也有些避亂保真、隱身內觀、孤獨創作的人,受不了都市也住不久鄉下,總是來來去去。日子久了,曾幾何時被稱做「後山」的台灣東部,變成了「台灣最後一塊淨土」,這其中沒有什麼邏輯,只是一種存在的悖論。

     

    新時代的來臨,西部的進步所帶來的生活矛盾與價值相互牴觸,使得島嶼東部出現另一種可能。壯闊的大地、無情的自然、簡單的人文,必定有它的意義。康德(I.Kant)在他的《判斷力批判》(The Critique of Judgment)中提及崇高與壯美,他說由於自然對象的巨大體積或力量超過想像力所能掌握時,於是在人心中會喚起一種要求對對象予以整體把握的「理性理念」來掌握和戰勝對象,從而對對象的恐懼、畏避的痛苦,轉化為對自身(即人)尊嚴、勇敢的肯定而生快感。這種審美特質在於它不是和諧優美那種,而是在愉快中包含痛苦,痛苦中又含有愉快。 

     

    這是東部藝術家面對的第一個悖論,也是創作的啟發,對抗巨大空虛無聊、原始的自然力量而產生的整體把握之野心與批判力度。另外,那些離開再回來,一直處於隱身避世與豪邁開創之中來來去去而形成第二種悖論,在價值兩極之間巨大擺盪的體力與精力所帶來的生命力量。第三個悖論即原住民山林世界與漢人灰塵世界,是關於始原的探索與存在的警覺。每一個悖論都有它的社會議題以及矛盾勢力,創作者必須不斷保持活躍的心靈與創造的喜悅,又不斷重回寧靜與穩實,才能獨自在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洪荒之地為這個世界命名;無權過問世事卻有清晰的思考能力;身處資本主義卻保有社會良心,與自然的、形而上的原始的契約不曾間斷,這就是隱身島嶼的性格。本展覽「島嶼隱身」希望透過這三個悖論,探討一種特殊美學與存在之真,邀請深居東部的藝術家,以及外地來來去去求學的青年創作者,就他們生活實踐與自我探索,彰顯「任何一個地方都有大地與世界,自由與文明」的思緒及其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