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災難是日常生活的縮影 一探日本的災難教育 (一)

  • fb  
  • 不少人一定在近年亞洲地區所經歷的幾場大型災難記憶中,看到日本面對災難下,國民投入救災的處變不驚,從協力合作乃至排隊上廁所、駕車用路塞車不按喇叭等等現象應該印象深刻,若換做台灣本島,大概蘋果動新聞會每天跑出很多我們想像不到的精彩新聞,但比起面對天災的無情,我們多數國民心態與社會容忍力真的差距日本很多嗎?大家也請別這麼悲觀,至少比起災後自殺潮的人數,台灣在對照日本明顯是一個樂觀進取開朗的國家,也許是民族性格的迴異,總少了一點點對於每件事情死心踏地的感覺,但同時也造就出了亞洲地區不同的生存方式與態度。

    日本面對災難所發展的系統與脈絡,究竟是如何從這數十年下來得到回饋與建立經驗法則,以下跟大家簡單談談其發展。來一探日本面對災難時,所展現的能量是如何而來。


     

    1. 江戶時期救難系統發展


    若從大型天災、公安災難意外的處置應對系統,最早追溯時間點可從明治維新時期之前追溯到德川幕府統治時期,但在當時還沒有以人民生命財產與國土建設發展為主要應對目標,畢竟是在應仁之亂後進入戰國時期的日本,形成了武家以武力極權統一的封閉專制政權,人民基本上在處於災難發生時,是被政府支配但不被負擔任何安全意外責任,但在結束戰國時代進入江戶時代,幕府統治政權開始建立中央行政系統,這系統乃至地方各藩諸候,開始產生了最初的救災權責分工系統,但在這些分工系統下,武士與百姓是可以藉由行政系統管轄,清楚的在災難發生時迅速投入救難分配組織中,甚至乃至江戶寬永年間至幕末時期,地方出現許多非政府官方組織投入巡邏與救災,甚至變成了現今株式會社或類似江湖社團(在日本暴力防治法規定,黑幫是要以公司組織錄案登記),所以從過去到現今,日本人的血液已經開始流著面對災難的分工基因,這一代看著上一代傳承學習,從傳統的木造長屋大雜院到現今的鋼筋混凝土建築,地方由人與人之間所組織起來的能量其實是很強大的。
     

     

     

    (工程修繕)行政資源的過度投入,所以大型木造建築物,例如寺廟、大名屋敷、旗本屋敷等進行局部遷移。最為重要的是人們開始知道在公共設施與道路用地,必須要有足以提供阻斷火災延燒及讓人們足以逃生救災的空地。所以広小路火除地防火堤的設置。已經可以了解到江戶時代的人民對於大型災難具備基礎認知。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災難是日常生活的縮影 一探日本的災難教育 (一)​
    窺探日本的地方振興和都市想像 - 大河劇 X 地方振興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