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看到、摸到、體會到 ---張皓涵專訪

  • fb  
  • 採訪/李育萱


    皓涵的金工之路,可以從一塊布料說起……。

     

    高中時期都在美術班渡過的她,很少有機會用雙手去創作;素描、水彩、油畫、水墨,平面上的運筆是她再熟悉不過的媒材,但她從來沒有上過家政課;一直到大學一年級,在一堂和造型相關的課堂上,老師要求大家用材料作出一個物體,她才首次進入「立體世界」摸索。「真的太神奇了,我可以把一個平面的材料,變成立體的東西。」皓涵驚呼。

     

    因此,在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的四個分組裡---室內設計、視覺傳達、電腦動畫之外,皓涵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金工產品這個會讓他感到「驚奇」的組別。從「看得到」到「摸得到」的過程,對她而言非常「迷人」;「我從來沒有想過可以把材料變成自己創作。進入這個領域這麼多年,我依舊覺得探索不完,還有好多技法是我沒有接觸過或是尚未深入了解的。」

     

    研究所畢業後,皓涵曾在金工品牌底下工作一段時間,但有感於「掏空」速度太快,因而決定用自己適合的步調,繼續從事創作和教學。「我自己非常陶醉在創作裡,所以會希望讓大家認識這個素材,然後嘗試有別於市面上常見的金工可能。」往外尋求一些資源或是參與活動,是她學習更多技法或是突破的管道;又因自己關注的議題非常明確,所以皓涵主要吸收的知識和概念也大都聚焦在醫藥、環境和疾病上。

     

    金工藝術家 張皓涵

     

     

    ---

    身體首飾」泛指配戴在身上的飾品;飾品可以因為不同的佩戴方式,或是不同的作品尺度,展現出不一樣的樣子在皓涵的「偷生」系列作品裡,我們看見身體首飾從原本作為點綴外貌的「裝飾品」,進一步成為攜帶訊息的「警示物」。「疾病有時就像首飾一樣裝飾著我們的身體。」美麗的身體首飾,表現著癌細胞偷偷摸摸於體內生長蔓延的樣子。究竟,又是什麼樣的機緣,開啟皓涵對於「偷生」的創作想像?

     

    「聚焦在這件事情,是因為關心環境。」大學時代因為皮膚狀況不佳,皓涵開始改變飲食習慣,從雜食轉成素食,並逐步開啟她對環境保護的認識及關注。有感於現代生活大家為求方便快速,大量使用人造物質如塑膠、食品添加劑、導致「人造疾病(過敏、惡性腫瘤等)」增長,因此皓涵選擇使用自身的美感經驗來討論負面題材。「我希望能喚起大家對於這個議題的重視。」

     

    「偷生」系列

     

    「偷生」系列

     

    同時,「偷生」系列在技法表現上經過幾個時期的轉變:從一開始的板材裁切,線性表現化學結構;進化成藉由改變配戴方式和身體有更多結合,並逐步搭配不同材質;到現階段應用「電鑄」技法,讓材質上產生出的不可預期球狀堆疊,詮釋屬於皓涵風格的腫瘤細胞。「下一步除了在電鑄技法上更加精進外,或許是針對配戴方式的思考突破吧。」

     

    作品除獨立陳列之外,影像結合也是皓涵為了讓作品背後意義更能夠被理解的表現。 「透過和攝影的結合,可以幫助我說更多我想說的。我的作品是要放置在人體的部位上,才有一目了然的感覺。我覺得這個部分的(影像)說明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

     

    最近皓涵也開始利用閒暇時間勾針:「用一根勾針、一團線,然後勾出一個真正可以實用的東西,我覺得是很有趣的事。」雖然現階段她還沒考慮過金工和勾針在創作上的結合;但線材卻有她實踐生活理念的意義。「我是接觸線材,才理解線材要變成材料之前,要經過非常多的程序。……但這是我們常常忽略的。舉凡可以花錢購買的,都變得容易入手,卻忘記珍惜。」透過線材勾針出一個實用性的生活物品,珍惜材料、資源的意念,也正一點一滴的被灌注在日常片刻。

     

    皓涵的勾針作品

     

    延伸閱讀

    駐村藝術家專訪--- Brian Scott Rothkopf

    從土地出發 --- 呂紹川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