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災難是日常生活的縮影 一探日本的災難教育 (四)

  • fb  
  • 前情提要......

    不少人一定在近年亞洲地區所經歷的幾場大型災難記憶中,看到日本面對災難下,國民投入救災的處變不驚,從協力合作乃至排隊上廁所、駕車用路塞車不按喇叭等等現象應該印象深刻,若換做台灣本島,大概蘋果動新聞會每天跑出很多我們想像不到的精彩新聞,但比起面對天災的無情,我們多數國民心態與社會容忍力真的差距日本很多嗎?大家也請別這麼悲觀,至少比起災後自殺潮的人數,台灣在對照日本明顯是一個樂觀進取開朗的國家,也許是民族性格的迴異,總少了一點點對於每件事情死心踏地的感覺,但同時也造就出了亞洲地區不同的生存方式與態度。

    日本面對災難所發展的系統與脈絡,究竟是如何從這數十年下來得到回饋與建立經驗法則,以下跟大家簡單談談其發展。來一探日本面對災難時,所展現的能量是如何而來。

     

    1.江戶時期救難系統發展 (點選看內容)

    2.俠義的人情味,我家就是你家(點選看內容)

    3.防災革命的嘗試-關東大地震(點選看內容)

     

    4.日本空間法令轉淚點-巨災的衝擊-阪神大震災

    1995年1月16日清晨,於日本兵庫縣神戶區、淡路島發生地震所造成的住宅損害,全壞約10萬棟,半壞約11萬棟,受損約20萬棟,因地震死亡人數為6435人。然而加重災情是由於入夜凌晨後大量使用的電暖設備造成通電火災,老舊木造建築、大樓倒塌而造成道路阻塞後的區域延燒火災。

     

    然而在這地震搖完後,也搖出諸多問題,當時1995年神戶市到全日本既有建築房屋的耐震能力,其實只有震度5,但阪神震災時的能量是超越震度7以上的地震,所以在當時國土交通省在建築法令的制定,提出既有耐震不合格住宅耐震補強法令,包含木造及鋼筋混凝土建築皆須補強提升至足以承受震度7以上之地震,並讓各縣市政府針對申請補強的人民提供補助金。其實若以台北市目前既有老公寓跟老舊建築的存量來看,大約來震度5以上之地震,大約80%房子就掰掰了,所以當大家還在煩惱贈與稅、奢侈稅等等問題時,先想想安全與價格哪個的價值比較重要吧?

     

    在阪神大震災後復興歷程中,每年到了震災發生的日子,神戶市長於每年追悼會向全體市民及出生於1995年的孩子,提醒必須要將這份災難的恐怖經驗傳承下去給每一代,正因身處於多災多難的國家,要更珍惜人與人之間面對災難之間的羈絆。一同扶持走下去。

     

    包含日本NHK電視台與神戶市合作可以看見神戶人口復興系統,主要從當時的長田區到兵庫區等重災區,把當年震災後復興歷程以及每年的過程用影像照片記錄下來,並以區域方式記錄著災後人口成長分布情形,並也持續鼓勵著市民要永遠記的這場無情天災所帶來的教育。

     

    然而在地政府方所扮演的是一個法令與災難經驗提示角色,日本的媒體所扮演的角色很簡單,就是個乘載過往集體記憶並付諸回顧檢討的角色,是一個時間管理員的身分,每年時間到了會提醒這片國土上擁有共同在難記憶經驗的人民,必須帶著他的孩子們,把這份特殊的情感傳遞到他們身上,這是我們媒體目前急需被導正的社會角色功能,而不是像本島無節操的循環報導者哪間咖啡廳的鬆餅縮水、哪位知名人士8XL內褲的新聞,媒體所要扮演的是不讓國民遺忘停止思考面對災難這件事情的角色。

    在阪神大震災後復興歷程中,每年到了震災發生的日子,神戶市長於每年追悼會向全體市民及出生於1995年的孩子,提醒必須要將這份災難的恐怖經驗傳承下去給每一代,正因身處於多災多難的國家,要更珍惜人與人之間面對災難之間的羈絆。一同扶持走下去。

     


    日本阪神淡路大震災20年-可以看見人口復興的神戶,NHK與神戶市役所



    日本阪神淡路大震災20年-可以看見人口復興的神戶,NHK與神戶市役所



    由筆者自行整理,日本阪神淡路大震災20年特別企劃

     

    由筆者自行整理,日本阪神淡路大震災20年特別企劃



    日本兵庫縣 人與未來防災中心

     

    日本兵庫縣 人與未來防災中心

     

    面對天災無情發生,生命殞落消逝,當然會感到痛心恐懼,但必須想到的是,每個人都正身處這般恐懼與痛楚中,你痛別人沒有不痛,在災難之中建立起的秩序更為重要,全國人民的愛心物資發送、物流配送、大型機具運輸支援重災區調度,皆必須建立在過往所累積面對災難的經驗、以及人與人間最為原始的互信互助,當把居住安身立命的「家」開始漸漸抽離對於資產財產的處分想像,人跟人的心其實是可以貼得更為靠近的,「信任」不會突如其來無中生有的,總是在一些共同記憶中,一起感受、一起承受、一起走過才能換來的,就像兵庫縣的人與防災中心裡每張被掛起來的照片,上面一直告誡著神戶人不能忘記大家給過的愛、我們今天站起來了、未來要我們的手扶起幫助過我們的人,未來無論充滿如何的困境,要帶著大家給的愛努力的活下去。

     

    震災發生後,進入災區調度安置災民除了市役所的公務人員,再者最多是地方組織及NPO等等,投入災區用軟性工具組織的方式,讓災後自殺潮的人數有效被抑制與控管,瞬間失去親人而過度悲傷的心情是得以被安撫轉換,可是這些軟性的力量往往是政府跟大長官最為忽視的地方,別以為緊急撥用公有土地蓋安置臨時住宅,讓災民有地方睡覺任務就結束了,災後地區機能修復,災後就業人口安置問題,也不是靠個大型連開、公辦O更就可以解決,跟人民沒有最為基礎的羈絆與信任,大型建設爭加就業市場開發萬靈丹只會變成人人眼中的毒藥而已

     

    回過頭來,這個島國上的每個人真的不差,雖然以前常被某些皇帝講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但我們的祖先大部分都是海賊王,所以我們的強項在哪,也許我們的心裡是清楚的。可以從別人的經驗做為他山之石,但最重要是價值的嘗試與接受。大家一起共勉之吧。

    延伸閱讀

    窺探日本的地方振興和都市想像 - 大河劇 X 地方振興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