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土地的紀錄者_吳易澤專訪

  • fb  
  • 採訪/李育萱、謝佩穎

     

    美麗的不是國度而是想像。」節錄於個人創作自述

     

    試問易澤在創作這條路上,是否也是從兒童美術班開始受到啟蒙。易澤說:「事實上在就讀國小時最先接觸的才藝是『書法』,而後才開始學習西畫,回想起書法帶給我的影響其實比西畫來得多!我與書法老師的感情很好,至今都還有聯繫,他算是啟蒙我追求藝術的老師之一,但在我年紀很小的時候其實就很想嘗試油畫了,我很難去解釋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問他在創作的當下快樂嗎? 他說:「我不知道什麼叫做畫畫是快樂的,但不代表說我不喜歡;應該說畫畫是我想要做的事,無法單純用喜歡來表示,而是創作是一件超越喜歡的事。」總而言之,創作對易澤而言是一件想要做,但不是刻意去做,便是從創作裡頭尋找些甚麼。

     

    油畫藝術家 吳易澤

     

    故事倒述,想要畫畫的易澤最後還是進入了藝術教育體系裡學習;「在台灣好像這樣比較能夠繼續畫畫。」他表示。因此,從高中美術班開始,易澤後來考上嘉義大學視覺藝術學系,當完兵,再進入新竹教育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深造;畢業後自己索性開了畫室展開教學。過程中是否有想過放棄畫畫呢?「我其實是有想過人生不一定要走繪畫這條路,但就交給時間卻決定吧!。油畫之外,在學校裡也嘗試過立體作品;不過總覺得在面對油畫時,就是有一種還沒有畫完的感覺;或是上個階段畫到滿意了,但隔了幾天又覺得不夠;這樣來來回回,因此也沒有時間去思考其他可能,現階段應該還是以平面繪畫為主。」易澤形容這是載浮載沉的過程。

     

    易澤的畫室裡,學生從小朋友一路到高中生都有,學習目的各異;但對易澤而言,他想教大家的是來放鬆、學興趣,而非以考試為出發點的「補習」。「我覺得教畫畫我還蠻喜歡的,雖然和創作不太一樣;創作比較私人,教學則是相對付出,但從中我也學到一些東西。」相較之下,易澤又是怎麼思考創作呢? 「一直以來我的創作都是在跟自己對話,生活中好像缺乏跟人互動和交流的機會;假設我今天畫了一張圖,我希望接下來不只是自己看得懂,同時其他人也能夠理解。

     

    創作之外,易澤最常做的事是「思考」;他不喜歡刻意安排活動,或刻意尋找事務來進行。「也許就像是在『發呆』一樣,在發呆的過程中出現『突發狀況』,在『偶然』之間發現新鮮的東西。」。這樣的脈絡,在易澤的作品表現上同理可證:「藝術應該也是這樣吧,好像不是數學問題,你少了3就去找3,少了5就去找5,應該不是這麼制式;偶然發現可能比較浪漫一點。」因此,那一幅幅巨大的景象畫作,都是某個瞬間的偶然發現,在某個當下與自身與環境對話後的成果。

     

    Soul Landscape 起始    162 x 130 cm  畫布、油彩  2008 

     

    Soul Landscape 二房     81 x 130 cm  畫布、油彩 2009

     

    Soul Landscape 諾亞方舟  162 x 130 cm  畫布、油彩​ 2011 

     


     E-70   454 x 182 cm  畫布、油彩 2015 

     

    延伸閱讀 

    看到、摸到、體會到 ---藝術家 張皓涵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