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即將消逝的瞬間-關於時間的六種視野

  • fb  
    1. 場次1:
    2. 日期:2017-06-27 ~ 2017-07-23
    3. 時間:每週二至週日,10:00-18:00,17:30 停止售票
    4. 地址:台北市台北當代藝術館( 台北市大同區103長安西路39號 )
  • 存入行事曆


  • 歷史並非恆常不變的事實或真理,對「過去」的詮釋,體現了我們「現在」的價值與倫理觀,也因此成為「未來」構成的能動力。「當下」因而揉雜了「過去」與「未來」,成為一個轉瞬即逝的時間集合體。【即將消逝的瞬間】的參展藝術家即透過這種時間的共時性,回看過去以對當下進行解構批判,並同時反向投射出一種新的倫理觀所建立的未來。他們的作品所呈現的時間觀,並非單一的線性系統,而是在來回往復的動態過程中,向想像的未來逐步推進。

     

    陳思含與印度藝術家 Vaibhav Raj Shah合作的錄像作品<KAL>,在印度文裡同時代表了「昨天」與「明天」,也就是「遠離今天的一天」。本作品以哲學角度探討印度語言中的時間觀及當地深厚的宗教文化,本展展名【即將消逝的瞬間】,即是出自於片中一首印度歌謠的歌詞。<Tambat Ali> 則為她在印度駐村期間,拍攝種姓制度下,以銅器製造業世代相傳的社區,與現代性的城市相比,片中凸顯了一個不同時序並存的異質空間。<解體概要>作者林仕杰,承襲了實驗電影界透過資料影像拾荒(found footage)書寫歷史的概念,藉由打亂影片敘事線,讓觀者反思歷史是否如同一道咒語,形塑無法掙脫的集體潛意識。郭俞平的<凹洞>透過虛構的現場錄像,回視自身生命經驗和中興新村的一段歷史,從而批判中興新村如何以類殖民者特區的方式,向四周傳統農業社會演示著進步與現代化的烏托邦生活。邱杰森以<不存在的完美境地>三部曲,探討後現代終結之後,我們如何重新面對現實,讓理想和烏托邦成為一個永恆的驅力。汪紹剛創作的<Teguh>,透過影片旁白回溯主角對哥哥的思念與記憶,語言的敘事線混疊著現實與虛構的影像,旁白與影像的時空不斷地相互錯置,在過去與現在、邊緣與中心的來回移動中,探討了移工在全球化時代的快速流動和孤立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