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千絲行旅|陳佩歆 ● 岩繪藝事

  • fb  
  • 2017/10/13(文/張羽岑 圖/藝術家)    
           佩歆的畫面主題主要是抽象能量的呈現。這系列的代表作的發想是源自於車禍後無原因地不斷夢見由黑白線條所組成的漩渦,對她來說這是個存在於潛意識裡某種訊息的感召。使用這些夢境裡的線條去畫出各種在生活中自身的狀態,而這些樣態裡充斥著大大小小的符號。

    < 蔓夜糾結 >,127 x 88 cm,壓克力、畫布,2015

     

    自由意識下獲得想像的展開

           <蔓夜糾結>是藝術家正在療養時所繪製,整個畫面被滿溢的黑色線條所包圍串動,看似肉塊、血管組成的心肺直到最後組成了黑天鵝 ; <飛手手We Can Fly When We Believe>相反的是想表達心情飛揚的樣貌,以看似手的意向的圖案慢慢組成一個瞳孔,而第一個手代表的是信念的手,第二個手是藝術家的手,信念是需要經過藝術家的手才能傳達出來。在這由小符碼組成的大意象的畫面中,這些形狀可以激起觀眾對於這些符碼的想像。這就是藝術家不喜愛導覽的原因,希望自己是扮演一位啟發者的角色。因為佩歆認為人們往往因為疲於工作造成的感知痲痹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 飛手手 We Can Fly When We Believe >,146 x 61 cm x 5P,壓克力、畫布,2014-2015

     

    本質的流變
           特別的藝術家這次在好思的展覽<千絲行旅>中,在現場舉行了兩天一夜不間斷的創作<繭作室>,駐館為期的兩天不間斷地創作,除了想挑戰自己的極限,更是與這個展間、觀眾對話後能產生思想上的火花。藝術家認為這個不可控的因素是很重要的,因為畫畫除了要有自己的步調外,更需要製造偶然來激起畫面的各種可能,好比符碼、構圖、內容等等。

     

    上圖為<繭作室>

     

    < 靈風景 Scenery of the heart >,40 x 60 cm,壓克力、畫布,2016

     

         <靈風景>是與友人一次出遊所畫,是要傳達不存在的風景,不是實際所看的風景而是內心的風景。闡述雖然去了一樣的地點,但是因為人的不同感受也隨之不同。而眼前的風景也不是心中那片驚濤駭浪。往往風景是因為特別的人事物才能激發出各種的思緒與畫面。

    < 不存在的風景 The nonexistence scenery >,88 x 127 cm,壓克力、畫布,2017

     

          佩歆畫的水墨雖然也存有所謂的留白與氣韻等條件,但獨特的是對書寫的展現方式不同,佩歆是用線條來取代所謂的皴法,以壓克力、畫布取代宣紙、墨汁。最後談及為何是以塗鴉為發想?她說:「以最初衷如同孩童般的心情去繪畫,才能畫出最貼近心裡原初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