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基隆港口藝術雙年展-問津

  • fb  
  • 在山巷穿梭

    在海濱眺望

    世界潮流中偉大的小角色 

    匯聚人文的海港城市

     

    基隆過去以港口城市成為臺灣國際化的門戶,扮演多元文化輸入的重要角色。港口興築帶進的異國思想、快速發展的市街及國際商業,洋行、茶室、酒吧、日式的海港大樓、砲臺,數不清的歷史故事,在時間的推移下漸漸在細雨濛濛中被淡忘。

    現在的基隆,經過一段時間的飄泊,調整了自己的腳步,重新感覺海港的徐風、山裡的霧雨,作為首都生活圈東側的海門,與山、海、港的獨特優勢一起展現引人注目的活力,更吸引人的是巷弄間保留著漁村、礦產、老街淳樸而悠然的氣息。百年的海洋城市,也許有些建築還來不及改變,伴著不離不棄的海風、日復一日的潮汐,三面環山,擁抱著來自八方的訪客,與他們所帶來豐沛的藝術人文與產業資源,拍打出屬於基隆的獨特風情。

    山海的遼闊、新舊交錯的多變樣貌,基隆透著一股神秘的氣息,這些年,我們試圖以藝術作為指標,與在地的海港人、回到家鄉的年輕人、探詢基隆魅力的旅人,一起引導人們撥開雲霧,發覺基隆的多采多姿。

    串連城市文化及藝術發展 拓展國際視野  

      由經歷三屆的「潮藝術」衍生,2018年的基隆港口雙年展-問津,結合了潮藝術的生態藝術特質、基隆的港口文化與歷史的痕跡,交疊出此次的展覽主題,除了與基隆有居住淵源的藝術家之外,也將邀請國際其他港口地區藝術家共同參與,集結了近25位藝術家,以舉辦一場在基隆的雙年展為構思,試圖成就基隆嶄新的一場藝術挑戰,除了作品設置之外,在展覽期間也舉辦了講座及民眾參與的活動,希望民眾更近距離的感受作品中傳遞的故事,藝術家在創作時的心境,2018潮藝術-基隆港口雙年展:問津,將串連城市的藝術與文化,藉由國際交流,創造城市的新文化亮點。

     

    作品簡介

     

    高俊宏

     

    聖薩爾瓦多城(Fort San Salvador,1626-1642、1664-1668),位於基隆和平島。西班牙人於1626 年 5 月 16 日佔領雞籠後,開始建造此城,和平島在當時遂被稱為聖薩爾瓦多島。經過二次大戰盟軍轟炸及日軍多次軍港建設,聖薩爾瓦多城的遺址似乎不復存在。西班牙籍臺大教授鮑曉鷗曾透過「透地雷達」(Ground Penetrating Radar,GPR)進行城牆遺址探測,發現在船舾廠內,仍有城牆遺址存在之可能性。高俊宏的《丁修女》試圖以互文方式,透過現存和平島的聖薩爾瓦多城修與道院遺址考察,以非虛構的方式,從修道院的考古遺骨所誕生的故事,輔以追蹤當代台灣西班牙籍傳教士的案例(樂生療養院的丁修女),探討大航海時期傳教士與帝國拓展的關係。其影錄選擇在戶外放映,也在漁會正濱大樓設立文件裝置展。

     

    -

     

    Duncan Mountford

     

    來自英國利物浦的藝術家 Duncan Mountford,結合建物與場域的劇場設計,針對臺灣過去的殖民經驗與當代的國際處境,在和平島與文化中化作了聯結,打造一個「不明之境的大使館」(The Official Embassy of the State of) ,作為現實與想像的一種隱喻與對話。此「大使館」為傳說的銅礦產地,為烏有之鄉,故以銅牌為表徵。小木屋頂上安置一個音箱,播放著收音機吵雜聲、軍樂、貨物訊息叫賣聲。聲響或明或闇,如沙丘之沙,因氛圍變化而位移、消逝。

     

    -

     

    吳天章

     

    成長於基隆的吳天章,視基隆港的殖民者、移民者、軍隊、美軍酒吧、中元普渡等記憶為其創作養份。早期「再會吧!春秋閣」一作的水兵,即是冷戰時期駐防基隆的美軍原型。針對港口雙年展,藝術家以單頻道《再會吧!春秋閣》與《千鈞一髮》二件作品,重返故鄉。其中,《再會吧!春秋閣》乃以繪畫、戲劇、攝影、電影及魔術等幻相手法,探討台灣主體性的位移狀態。

     

    -

     

    陳建北

     

    重返地誌行旅的狀態,多媒體藝術家陳建北,從此展計畫發生之初期,即投身於基隆的過去與現在之田野踏訪。他以身體、機車穿行於基隆地區,按圖索驥般地,尋找這個城市已消逝與正消逝的景觀與聲音。藝術家以身體行旅的方式與域市對話,並選擇在正濱漁會復現踏訪搜集的影、音記錄。

     

    -

     

    陳宣誠

     

    不同於台灣其他的大城市,基隆的特質含括山與海的論題,代代的基隆人在這裡學會和山與海共存,在山海之間,找到棲居的方式。陳宣誠於2017年底開始,以基隆市太平國小為基地,和策展人邱俊達在城市地景採集所的概念下,共同策畫『城市聲帶』展覽,透過半年的時間,邀請藝術家結合工作坊進行關於影像、質感、故事、聲音採集的創作計畫,並改造局部空間成為採集所。在此次潮藝術雙年展中,將延續這樣的採集計畫,提出《聆聽山與海的聲音-城市地景採集所》。如果太平國小是一個靠山的採集所,陳宣誠將於海洋廣場打造幾個靠海的城市地景採集所,山與海的連結呼應,串起基隆的山海地景。這幾個靠海的地景採集所,可以是一個影像空間、質感空間與聲音空間,讓觀者用連結山與海的視野,重新看見基隆。

     

    -

     

    劉柏村

     

    船作為一種承載體,承載了自身及時間的積累痕跡,亦乘載著遙遠且遼闊的他方想望。以「時間之船」為主題,雕塑與裝置藝術家劉柏村的〈錨-泊〉一作,打造了一個外貌斑駁脫落及腐鏽的金屬物象。此船體由堅實剛硬的鐵鍊共同支撐,懸浮於空,透過表層破洞將散發出藍光、海風及海水的聲音。藝術家試圖召喚出大海的景象與某種沈重的凝聚力,並營造出一種不安且矛盾的場域情境。

     

    -

     

    楊子強

     

    新加坡藝術家楊子強,以《那晚餐桌,他的津口,我那雨夜的歸途》之作,呈現作為避風港「家」的意象。通過收集在地日常生活中的桌子,藝術家試圖再現一份生活在港都,無論過去或現在都存在的「等待歸人」之情境。裝置的口形桌陣,形態如同避風港的防波堤,掏空桌面為一個下陷的集水槽層,以滿滿清水形成一個似實還虚,如水鏡般的桌面。水面漂浮的餐碟,隨著室内氣流與港都夜雨曲聲而擺盪。

     

    -

     

    于一蘭

     

    馬來西亞的于一蘭,對於土地和自身文化懷抱強烈情感。曾在臺灣展出「記憶的地平線」攝影展,即以「馬來西亞那」與「地平線」為系列主題,展現出藝術家對社會文化和歷史片段的情感,以及對遼闊地貌的無限想像。此展的三件作品,包括〈掠者的帝國及其輝煌的事業〉、〈蘇魯故事-翁漢巴克蘇丹〉、〈蘇魯故事-正午時分〉三件攝影,乃結合神話與超現實的想像,以呈現南方島境的歷史與傳奇。

     

    -

     

    Martha Atienza

     

    菲律賓藝術家 Martha Atienza,聚焦於藝術家與海洋之間的關係。藝術家為菲、荷後裔,父親是菲律賓人,母親是荷蘭人,從小在菲律賓宿霧的班塔延島(Bantayan Island)長大,「水」與「海洋」遂成為其創作的核心概念。海域無國界,其《遷徙》系列,是在北緯49和50度間的海域漫遊,完成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航行景觀。透過海洋的召喚,藝術家亦試圖引領觀者探索自己的內在「深音」。

     

    -

     

    黃國才

     

    香港藝術家黃國才的《漂流議會》,以港台代議現象為主題,在海洋廣場的海岸邊緣,打造一個浮於海面的超現實議會裝置。浮物由回收的椅或能浮於海面的垃圾組合,如魚民常見的魚排,形成一個巨大的橢圓形,遠看猶如一個浮於海上的國會。此藝術裝置把漂流在海上的議會和在陸地上人民的盼望連結起來,觀眾透過互動參與,以望遠鏡眺望海中漂浮的議會與其標示的各種政見,在遠望的廢物裝置中,尋找他們的生活議題。

     

     -

     

    郭嘉羚

     

    觀海與觸海的感知能否代換?藉海的波動,郭嘉羚的《海動作─時間》以錄像裝置探討觸視的動作與時間關係。藝術家透過觀看身體與機器的動作,將海動作的時間展現為機械、影像、螢幕運動所交織的內部時間。在視覺上,影像出現靜謐微波推浪海面、螢幕表面作了撐凸且上下緩移的動力機械裝置。此作旨在延長的時間中,試圖對具音波般的靜謐藍海,提出一種觸視交感。

     

    -

     

    于吉

     

    重視文本閱讀和田野考察,上海藝術家于吉常引用自然的神秘力量與巫術等元素,揭示人與自然的關係,並將地域景觀轉為魔幻想像。《光滑的靜物》是以石版畫的工法,經過打磨、拋光、繪畫、腐蝕、上墨等工序,表現一顆沒有人為痕跡的岩石。《綠毛怪》使用的石頭,是藝術家行旅中的拾來之物;頭髮則搜集自理髮店,再統一漂染成綠色。其創作過程並非簡單地以描摹再現物件,而是使其處在一種虛實控制下,可隨處生長的情境。

     

    -

     

    廖昭豪

     

    臺灣雕塑家廖昭豪以台灣地質環境中,與水土維護有關的植生護坡、擋土牆、消波塊為主題,採用紙漿材質模擬土石水泥,試圖以軟雕塑形塑硬體結構,使原屬於地景或生態景觀的戶外空間物,回歸手工仿真的雕塑類型。在此展中,此海岸風景線上的障礙物體,將出現在基隆港口與文化中心等空間,一方面展示沿岸常見的物件,一方面也打破慣常的市景。當消波塊上岸成為港口的街景,其保護與防礙的機制亦產生混淆。

     

    -

     

    陶文岳

     

    臺灣藝術家陶文岳《水貨》中的300隻水禽,為80年代台灣自產文創商品,石製雕刻,再以手繪形式呈現,每一隻皆不同,以此呼應基隆「中元祭」活動中,有關祭祀先祖與族群融合的社會意義。《虎爺》造形則來自民間信仰中的動物神祇,是山神、土地神、財神、醫神及城隍爺的守護與座騎,有守護廟境、村莊、地區與城市之功能。藝術家將30件虎爺做一集合裝置,希望藉民間藝術之美,召喚在地文化信仰與生活品味。

     

    -

     

    張君懿

     

    行旅與記憶的時間,是流動也是停格,猶如旋轉木馬(Carousel) 的狀態。旋轉木馬,亦稱歡樂旋轉(Merry Go Round) ,是遊樂場機動遊戲的一種。這些公共遊戲設施,是舶來與在地共同的童年記憶。最早的旋轉木馬,曾在拜占庭帝國出現。現在,旋轉木馬則可以在世界各地見到。旅法藝術家張君懿在巴黎不同街區拍攝其景,並僅取聲響而非語意地命名此作為「卡羅索爾」。它旨在呈現一種不停轉動,卻空無一人的狀態。此沒有目的地的旅行,似乎不曾開始也不會結束。它們在自身的時間裡循環,因不斷延展的動態,而呈現混雜前進、停頓,甚或倒退的時間感。

     

    -

     

    郭月女

     

    郭月女選擇邊陲的漁會正濱大樓創作。其《迷網境口》是利用廢棄破漁網以及勞動編織,形塑一個迷網的境口。藝術家以漁網(希望的台語諧音) 為隱喻,與此場域進行對話。破漁網之意象,一如臺灣文化主體性,因殖民與移民的歷史經歷,猶似一張正待重整復建之網。正濱漁會建物,在歷史空間的權力轉換中,其場域則存在著核心與邊陲的關係。於身體空間與社會空間交介下,藝術家在此場域補漁網,不僅是對文化生存生態提出挑戰,亦具有尋找出口的想望。

     

    -

     

    許馨文與陳瑞錦

     

    基隆的許馨文與淡水的陳瑞錦雙人團隊,其合作的《島嶼流殤》是以和平島為裝置場域,模擬了島嶼的垂直記憶。在這個歷經外族、鄭氏王朝、清治、日治,以及國民政府來台的登入口,藝術家以柱狀的多種物件組合出歷史象徵物,形成一層層歷史的軌跡,再以巨石的排列方式,呈現一艘以水管為結構的透明船架。透過水管連結遠處之窗,觀者可以新的視覺角度觀看土地和海洋的交接。

     

    -

     

    基隆在地藝術家的作品《山海紀事》,以文化中心提出的典藏品為來源,山城海景港市為主軸,展出李義弘的水墨作品《跳石海岸之二,2014》、連建興的油畫《茶壺山風雲紀事,2001》、宋璽德的鋼鐵雕塑《山水痕,2016》、李欽賢油畫《七堵車站,1997》、《五堵車站,1997》、《深澳線,1995》、楊成愿的版畫《航行與時間,1988》、油畫《近代建築,1995》,以及譚國智的油畫《文明紀事-基隆港系列四,2000》、《工作船,2000》、《小漁港,1999》。此外,有關地方文藝的生態檔案則提出紀錄影片《基隆基隆(上下) 》、《凝視雨都─藝術家的基隆》等,與城市地景採集的文件展示。

     

    更多詳情請上活動粉專 : https://www.facebook.com/keelungharborbienn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