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烏鬼

  • fb  
    1. 場次1:
    2. 日期:2019-01-26 ~ 2019-04-14
    3. 地址:台北市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市大同區103長安西路39號)
  • 存入行事曆


  • 活動網址/https://goo.gl/cEV6jv

    烏鬼,番國名,紅毛奴也。其人遍體純黑,入水不沉,走海面若如平地。

                                                   ―《臺灣志略》(1738)

     

    恐懼具有驅動性,它驅動著人類最根本的直覺,誘發腎上腺素的產生,也使人類因防衛和安全的需求,劃分出領地邊界的內外範圍。人們在面對未知與潛在危機時,常將內心的恐懼與不安幻化成各種魑魅魍魎的傳說,區隔出人域與鬼域的模糊地理。鬼魅也常用於指稱外來者、蠻夷等非我族類,如「烏鬼」被指稱為16、17世紀跟隨歐洲殖民者來臺的東南亞奴工、鄭氏王朝的印尼班達島奴兵、被荷軍滅族的小琉球原住民、非洲黑奴等。從這個角度切入,鬼魅可說是不斷出没在東南亞的口傳故事、藝術和影像脈絡之中,因為它幫助我們形成對「自我」的認知,它化身為外來者的身影與侵略性的物種等,隨著不同的目的與心理機制,在無數人口中不斷變異,幻化成形。

     

    「極端政治理念的闇影」不再只是徘徊於政治場域的邊緣,它已成為其中心議題。這類鬼影幢幢的東西,猶如在某個遙遠的過去之邊緣、在當下事件的之外,向我們頻頻招手,而這些鬼魅所揭示的正是我們日常生活行為及習慣中,潛在而延續的帝國邏輯及傾向,殖民仍在發生,它並不只是歷史。同時,也因為我們此刻的存在,尚未脫離殖民的遺緒,我們之所以能夠理所當然地活在現代,正是因為我們自認已將過去抛諸腦後。「烏鬼」這個展覽之中的魑魅魍魎,除了無腳鬼、食人虎、偽神祇,也包含了時代的他者,如外來者、移民、異教徒、酷兒、甚至是不可見與失能的被統治者。

     

    我們活在這個生人世界,不僅僅被過往的魅影糾纒著,它同時也是個更為蠻荒的場域,充斥著前殖民時期古老的鬼魅和仍然埋藏在當下的未來幽魂,在這樣的時刻,人和非人之間的區別—包含那些自然的、獸類的、技術的—都混合成一道衍生性的綜合光譜。然而,我們對非人的恐懼會自我調節,並且因理性知識而緩和,抑或演變成更嚴重的恐慌?究竟是誰指出了這些闇影?未來的鬼魅故事為何?而「我們」又將成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