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區

消費與慾望:一場甜膩的派對 陳思妤 個展

  • fb  
    1. 場次1:
    2. 日期:2021-06-01 ~ 2021-09-01
    3. 地址:新竹市300 新竹市花園街64號
  • 存入行事曆


  •  

    消費與慾望:一場甜膩的派對 陳思妤 個展 

    Consumption and Desire : a Sickly Sweet Party Szu-Yu, Chen Solo Exhibition

     

    詳細作品照https://reurl.cc/GmrW4Z

    『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 』

     

    *以下為創作者自述*

    此次展覽集合了我在研究所時期(2019-2021)三個系列:「Holiday Party」系列、「Never Get Enough」系列、「Food and Desire」系列的作品。在消費文化社會裡,商家透過廣告與行銷,增加消費者的欲望,但欲望是無法因擁有而滿足。因此,造成部分人們不斷的消費,試圖滿足欲望及形塑自己,並試圖找到存在意義的現象。我從敘事性到繪畫語言的轉變,尋找平面繪畫的可能性,以及作品中重複與聚集的造型符號。在媒材技法上,我將顏料與壓克力塑形劑視作為食材,以厚塗肌理的技法,試圖藉由食物的質感與奶油糖霜的甜膩表現,傳達源源不絕的欲望,創作關於消費與欲望的派對和食物,以及被消費文化吞噬的意象。

     

    「Holiday Party」系列
     

    在「Holiday Party」這系列中分別是萬聖節與聖誕節為主的作品,我試圖從「節日」傳統去探討其中衍生出的「物質享樂」現象,此現象也是部分人們逃避現實生活壓力的欲望。同時,我在繪畫形式上也開始作了一些改變與實驗。 

     

    作品《Happy Halloween》是代表在萬聖節時,我和同學一起在教室舉辦變裝派對的景象,對我來說,慶祝節日就像是在逃避生活的壓力,所以我們將畫布都藏在角落,並將畫具收到了桌子底下並用桌巾罩著,將這些生活壓力全數隱去,但當桌巾被蠟燭燒開之後,一切又要回歸現實。我將顏料作厚薄的調配,厚塗的部分為桌上菜盤的肉,薄塗的部分則是用來展現桌巾的半透明效果。筆觸方面,和以往將顏料直接塗於畫布上的痕跡不太一樣,像是對於牆面與地板的著墨……等,會特別保留住筆刷的痕跡與走向。

     

    作品《Do You Like My Decorations I》畫面中,以平塗畫法和寫實具象的畫法來完成,兩種風格在畫面中呈現強烈的對比區分,也是卡通中常見的表現方式。我們現在所看到的聖誕裝飾,大都是商人創造的商品,藉由節日的意義去賦予裝飾品更深層的意義,增加消費者對於聖誕節的消費欲望。而我以潮流品牌的標誌作為聖誕樹的裝飾,表達人們追求流行、外在形象的概念,也如同這些裝飾品,不過是由商人創造出來的慾望投射的產物,一切都來自於欲望。然而畫面中的角色將聖誕樹砍斷了,也代表著對外在追求的斷捨離。

     

    作品《Do You Like My Decorations II》著重在簡約的銳邊平塗背景,以及畫面中央的厚塗肌理。角色衣服上的呈現方式是以粉色油畫顏料,利用蛋糕擠花的方式,試圖將顏料製造出毛線般的樣式;樹上的裝飾則以刮刀將兩色以畫圓的方式混合,樹頂的星星則是利用刮刀將顏料沾黏起來所形成的尖點連接成星形形狀。

     

     

    「Never Get Enough」系列

     

    本系列創作要強調的主題是內心的「不滿足」與無止盡的物質追求。在媒材上加入大量的壓克力塑形劑應用於作品中。將塑形劑層層堆疊,並與壓克力顏料混合,嘗試做出半立體浮雕感的繪畫形式。

     

    作品《No Meat No Joy》內容為當一個人失去所有只剩生理欲望的追求時,往往會陷入不滿足的漩渦中。飢餓時進食,空虛時也進食,只剩下純粹的口腹之慾,陷入惡性循環。我在這件作品中,將肌理的意義延伸至我們在追求、渴望的東西,而當我們擁有、吃進去的時候仍感覺欲求不滿,映照出現實世界的部分人們,包含我自己,一旦將欲望全部投射到物質和生理層面時,會陷入無限的空虛和不滿。

     

    作品《Cookie Trap》是我以平塗與厚塗兩種筆觸,完成的第一件作品,兩者之間是完全不同型態的筆觸。平塗手法常透過膠帶的輔助,帶有銳利的邊線,主要繪製的部分為背景、角色與餅乾;厚塗手法則是利用壓克力塑形劑,製造餅乾夾心的效果,先塗上塑形劑白色,並在其未乾的時候加上粉色與藍色壓克力顏料混合,一層一層的由下往上堆疊,形成立體感與流動感的樣貌 。畫面中的主角陷入巨大餅乾夾心之中,一手拿著餅乾,另一手拿著餅乾包裝,陷入甜膩的陷阱中而不自知。主角的整體動作安排,則參考義大利畫家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1475-1564)所繪畫的作品《創造亞當》(The Creation of Adam)中「亞當」的構圖。作品《Cookie Trap》中餅乾彷彿為神一般的存在,成為主角的精神寄託,但牠卻同時與自身的欲望糾纏在一起,無法自拔。

     

    作品《Kinder Joy》的發想出自於「出奇蛋」,「出奇蛋」是我非常喜歡吃的巧克力,在蛋型巧克力中還會附贈玩具,久而久之,家中的蒐藏櫃多了許多「出奇蛋」留下的塑膠小玩具。有天我在整理櫃子的時候,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既然我知道「出奇蛋」裡的玩具沒有實際用處,甚至會造成環境汙染,那我會吃它的原因又是什麼?因此我利用出奇蛋玩具所代表的生理欲望與環保議題的元素加入作品中,巧克力色的肌理所代表的是欲望,蔓延並吞噬那些玩具。蛋裡裝著除了玩具的塑膠包裝,還有抱著巧克力蛋的大嘴鳥,巧克力蛋與大嘴鳥被臍帶連接著,彼此是賴以為生,相生相,象徵人們所追求的事物與生態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三件作品《Ham_Burger》、《Gua_Bao》、《Cinnamon_Roll》在形式上,為了呈現食物被切開的樣貌,我選擇將兩張畫布合併成為一件作品,在展覽時兩張畫布中間留下空隙,以展示我在畫布的側邊描繪的食物切面,藉此延伸平面繪畫作品的觀看範圍。一般而言,我們較常注意食物的完整外觀,但剖半的食物則展現了它的內在紋理,反而是另一種觀看食物的方式,在平整的切面下,整齊排放的食物和狀似溢出的內餡肌理,變得更令人垂涎。其中大嘴鳥的角色一樣被困在食物之中,受到欲望的包覆、擠壓。

     

     

    「Food and Desire」系列

     

    「Food and Desire」系列,為人的欲望想像與食物之間的關係,不只是食物本身的延伸含義,還包含了食物的樣貌與社群網路流行的迷因做結合。在之前的系列裡多半都有角色的存在,直至這個系列我把鏡頭轉向食物,使其成為主角,作品中沒有過多的場景,幾乎是單色或簡單的色塊拼貼,讓食物意象與肌理成為畫面的重心。

     

    作品《Eggs Are Everywhere》這組作品發想是由「福壽螺的卵」而來。福壽螺是危害台灣農業生態的外來種螺類,起因為七○年代,有商人誤認牠是經濟和營養價值高的生物而被引進,卻發現肉質粗糙,且加工麻煩。而生命力旺盛的福壽螺,反而在台灣找到了生存的路,在農田邊大量繁殖,時常可以在田邊、湖邊看見粉紅色粒粒分明的卵。鮮明的紅中帶點粉色,一粒粒堆積成條狀,在一片蓊綠的田間顯得特別明顯。雖然這些卵會讓人密集恐懼症發作,但正因為它鮮豔的顏色和密集度,在水溝、田間或湖邊的石頭旁出現反而更吸引我的目光。因此,我藉由福壽螺和牠的卵來表現人類的欲望,並利用一些造型和福壽螺的卵類似的食物,如:石榴、玉米、鮭魚卵壽司……等。將果肉、玉米粒、鮭魚卵……等食物,抽換成卵的顏色及造形,顏料被擠成立體的顆粒狀,並密集的呈現。對我來說,一顆顆的顏料堆積,象徵著福壽螺的卵,也同時帶出人對於欲望的貪念-欲壑難填。但過度的欲望堆疊反而造成噁心、反胃的感覺,也讓可口的食物變得不美味了,如同過多的欲望也無法帶來快樂,只會被無窮無盡的索求吞噬。

     

     

    作品《2020 New Year Dinner》背景大紅色的底如春聯般,中間的圓桌擺著菜餚,這些菜餚有的是家中常見年菜,有的是網路流行的迷因而來,有的則是自己的發想。我試圖在這桌菜裡加入趣味性與時代性,繪畫出屬於二○二○年的年夜飯。原本年夜飯的意思是一家人團聚在一起,凝聚彼此的感情,但隨著時代的變遷,年夜飯不再只求一家人團聚用餐,桌上的菜色也開始更加講究和豐盛,帶著新年祝福的同時,也展現出更多對於食物的欲望。在繪畫手法上,我用具象方式呈現每道菜餚,並用顏料、壓克力塑形劑與凝膠厚塗,作為裝飾以及表現菜餚本身。為呈現當代的惡趣味,我將網路迷因隱藏在菜色中以呼應時事。而在作品左上方的菜色──「烏魚子」搭配卡通「企鵝家族」的圖案,靈感源自於企鵝家族的企鵝腳長得跟烏魚子很相似,因此被網友做了一系列的迷因,烏魚子商家也開始打著企鵝腳的名義吸引消費者上門。另外,作品右方中間圓盤內的三個馬芬蛋糕也是出自於迷因。我覺得食物被這些有趣的迷因渲染後,又更增加了人們消費的欲望,也反映出當代人們戲謔人間的態度。

     

    三件作品《Lace Donuts》、《Can Can Ice Cream》、《Betel Nuts Muffin》是以不同符號意象結合為創作靈感,我將帶有欲望象徵的蕾絲、康康舞、檳榔攤,結合日常甜食裡的甜甜圈、冰淇淋、馬芬蛋糕。

    作品《Lace Donuts》的創作方式,將顏料以擠花和類似印度彩

    繪(Henna)的作法,將蕾絲花邊繪製在甜甜圈上。印度彩繪在印度有祝福與希望的意義,通常會繪製蕾絲、花朵的圖騰在新娘的身上。而甜甜圈本身就蘊含幸福甜蜜的感覺,兩者的結合讓甜甜圈的甜蜜味道更延伸至精神層面的心靈層次。

    作品《Can Can Ice Cream》是藉由康康舞的意象,結合甜筒的創作。康康舞又名大腿舞,在早期的紅磨坊中,交際花揮擺他們的裙襬隨著音樂起舞,若隱若現的大腿引起許多觀眾的遐想與欲望,而甜筒的造型就像大腿一樣。另外,我還在作品中加上巧克力色網狀紋路,甜筒就像是穿著網襪的大腿一般。

    作品《Betel Nuts Muffin》以馬芬蛋糕搭配檳榔西施的元素創作而成。我將作品中馬芬蛋糕上的葡萄乾換成了綠色的檳榔,在杯身畫有螢光色檳榔樹的圖案,並用壓克力顏料,以薄塗的方式,讓杯身散發出紅、綠、藍的霓虹光暈。因為前幾件作品都做有關於造型聯想,於是在這件作品中,我使用跟食物沒有太多直接關係的符號意義,與食物本身形象結合,試圖結合出不同的造型效果。

     

    我的創作都是以平面繪畫為主,雖然有些作品有厚塗肌理的立體效果,但依舊還是算平面繪畫。然而,我想這些肌理如果在立體物件上呈現,不局限於平面上,會不會產生另一種視覺效果?又因在普普藝術裡,很多藝術家不僅繪畫食物,也將食物做成雕塑品。所以我想將我所繪畫的題材,試圖轉換為立體物件。

    作品《Cloying Dounts》作為初次嘗試立體創作,我先以造型相對簡單的甜甜圈為創作對象,並且選擇以石膏作為甜甜圈的媒材,我想利用石膏可以吸附精油,以及擴香的特性,讓甜甜圈除了在視覺效果上,還可以在嗅覺上讓觀眾達到另一種感官體驗。甜甜圈的尺寸很迷你,每個甜甜圈上都附著上糖霜(肌理),當很多的迷你甜甜圈聚集在一起的時候,也如同我在形式分析裡提到的「造型符號的重複與聚集」。在不停的灌模製作下,也達到普普藝術中,大量複製的效果。當觀者在欣賞作品時,隔著透明蓋看到的是一顆顆可口的甜甜圈,在欲望與好奇心的驅使下,想打開玻璃湊近一看,卻是一陣過度濃郁的香精氣味撲鼻而來。原本透過視覺聯想到的是令人愉悅的甜蜜香氣,實際上卻是如此衝擊想像的甜膩感。除了將厚塗肌理視作欲望的展現,氣味同樣也是在這件作品中表達欲望的方式,我試圖藉由甜甜圈的數量與氣味所達到的滿溢,表達心中過多的欲望,反而會麻痺人的五感,令人不適。